->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五分时时彩|好运11选5|优信彩票|5分排列3|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七神教,是这块维斯特洛大陆上七大王国的安达尔人和先民最主要的宗教信仰,人们往往简单地称之为‘教会’。x23us.com

    而教会所崇拜的七神,实际上是一个神的七种不同形态,分别代表着七种不同的德行和存在,崇拜者会根据自己所求之事,向七神中的某一个具体的形态所祈祷。

    而七神教所信奉的神灵的七种形态分别为:天父、圣母、战士、少女、铁匠、老妪、陌客……

    在维斯特洛大陆这里,除了南方之外,一般只有两个地方的人没有广泛的信仰七神,其中一个是依旧信仰旧神的北境,而另一个,则是信仰淹神的铁群岛。

    其实,北境之地的旧神信仰,才是最早出现在这个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原始信仰!

    在人类通过多恩臂自厄索斯大陆往西迁徙到维斯特洛大陆之前,在这块土地上,森林之子就是那些旧神信仰!而旧神信仰对信众的约束力从古至今便一直都不是很高,那种信仰是一种非常单纯朴素的,针对自然的原始崇拜!

    它没有固定的教义,没有任何形式上的要求,也更不要求信徒定时祈祷或是礼拜。

    旧神信仰的图腾一般是‘心树’,也就是在树干上刻有诡异流血面孔的那种鱼梁木……那种信仰的组织结构十分地松散,类似于七神教的那些严谨教义和教徒、修士、修女等等教会结构统统没有!

    最多,也就只有‘绿先知’(德鲁伊)在其中扮演着类似原始部落中的大祭司的角色?然而,时至今日,连‘绿先知’都差不多快要绝迹了……

    在远古的传说中,‘绿先知’曾拥有非常厉害的魔法,维斯特洛大陆原本的多恩臂,就是被传说中的那些绿先知的魔法给毁掉,并变成了现在的石阶列岛…...只可惜,现在的魔法已经很式微,哪怕是强如可以看透过去现在的三眼乌鸦布兰史塔克,他那个所谓的森林之子,也不过是能直接附身在动植物的身上而已,直接或者间接的攻击手段几乎就没有。

    原本这块大陆上只有那些‘森林之子’,随后,先民们开始踏足维斯特洛,并从森林之子手中夺取森林资源和砍伐鱼梁木,随之双方开始爆发冲突……而战争的结果,自然是先民与森林之子议和,议和的条件之一就是:从此先民也要开始信仰旧神。

    在往后的某段时期里,又轮到了安达尔人入侵维斯特洛……

    结果很自然地,安达尔人打败了先民和森林之子,使得除了抵御住了安达尔人侵略的北境之外,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几乎所有南部的区域,都开始转而信仰新教七神教,以至于剩下的仍旧信仰旧神的,就只有北境守护的史塔克家族、黎德家族、以及长城外的部分自由民(野人)了。

    而相对于七神或者旧神的信仰,铁群岛的淹神则要蒙昧得更多……

    铁群岛的那种将人淹没到水中,使人濒死的受淹仪式原本就非常地野蛮,再加上铁群岛的地理原因,使得铁民这个族群行事作风也同样的野蛮蒙昧,整天不事生产,就知道烧杀掳掠,过着半渔民半海盗的生活,历来被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人们所敌视和唾弃!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群岛土壤贫瘠多岩,平民无牛马可事耕种,其矿产资源也不比富饶的西境的原因?

    而相对于代表着旧神的森林之子、淹神、光之神以及千面神等等信仰,教会,也就是七神教的信仰也比旧神要先进得多……整个七神信仰的体系也非常地完善,他们拥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以及专业的神职人员,这是其他的信仰所不能比拟的。

    就比如,在教会的结构里,一般的普通神职人员,男的被称为修士,而女的自然便是修女,还有着自己教会的相关武装……而再往上,则是圣堂的主教、大主教,而最高的领导则称为总主教…….一般情况下,总主教是在大主教当中产生的,不过也有例外的情况,比如说不久前刚被瑟曦女王用野火直接一锅端并活活炸死的大麻雀?

    那个胆大包天,想要审判王后并干涉皇室的家伙,就并不是选举出来的总主教,而是被任命的……当然,他最后也为他的无知而付出了代价,虽说,他差点就成功了的。

    和其它的旧神信仰不同,七神教有着专门的传教场所,也就是教堂,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圣堂?

    原本,七神信仰最早的总部是在旧镇,那个名为‘繁星圣堂’的,在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总部迁往君临的在塔格利安征服维斯特洛之后,由贝勒塔格利安一世主持修建的‘贝勒圣堂’!

    这个教堂本是君临最大,乃至于整个维斯特洛大陆最大的教堂!只可惜,这个教堂和大麻雀以及那些不听话的教会武装们一起,外加无数的权贵们,都被瑟曦女王给一把火炸了。

    所以,在君临这个有着近百万人口的超大城市这里,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七神教的教堂被重新利用一栋不大不小的建筑给改造了出来,而且,瑟曦女王还特意任命了新的大主教兼重新组织了新的教会武装‘战士之子’。

    当然了,现在这个新的君临七神教教堂里的所有人,都是她瑟曦的,或者,是听她瑟曦女王的话的!

    而那些不听话的,全都死了,一个都没落下……

    今天,

    这个君临的新教堂这里,君临的女主人,瑟曦女王第一次光临了这里。

    “……”

    呵!

    七神……?

    瑟曦抬头挺胸地看着教堂墙壁上的那七名神的简易画像,们分别是:天父、圣母、战士、少女、铁匠、老妪和陌客……

    不过,她现在的态度很是倨傲,丝毫没有跪下祈祷或者礼拜的意思,也更没有那种欣赏神像应有的恭敬态度,她就那么直直地半眯着眼,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玩味地盯着墙壁上的神灵。

    很显然,这个七神的画像画得可能有些仓促,资金可能也不太充足,不仅用料相比于原来的‘贝勒圣堂’差了太多,甚至连画工也都是马马虎虎,这才没几天时间,那些彩漆看起来似乎都有些脱色的现象?

    然而……

    瑟曦虽然也发现了,当她自己对此并不是太在意!

    因为,经过了当初那个大麻雀的事情之后,她早就不再信仰七神了!而要不是统治这个城市需要这个教会的话,甚至连这个简易的教堂,她都不会浪费钱去派人重新改造出来。

    “怎么样,安妮,这个教堂还行吧?”

    “这里比以前的那个差远了,但如果你想要祈祷或者做礼拜的话,我想,这位负责的大主教会给你做引导的。”

    今天,瑟曦自己所有的任务都已经交代布置下去了,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只需要坐镇君临这里,慢慢看着形势的变化就行!所以,她这才有空出来巡视自己的领地,巡视这个被她血洗了不少于两次,还屠灭了大量异己份子的君临城。

    然后很自然的,她出门的时候,碰到了某个午觉刚睡醒了的小家伙,于是就一起闲逛着,来到了这个君临的新教堂这边。

    “诶?祈祷,礼拜?”

    ∑(△`)?!

    “才不要!”

    “哼!我才不会向这些个家伙们祈祷呢,它们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o(^`)o无聊!

    什么乱七八糟的七神,不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些偷取信仰苟活的超凡存在吗?就这样的东西,比艾泽拉斯世界里的那些荒野半神们可要差得远了,她安妮女王大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去向那些家伙们祈祷和礼拜?

    事实上,它们来向她安妮女王大人祈祷礼拜还差不多呢!

    不过啊,那种事情想想都觉得太麻烦了一点,她就小人有大量地不和它们计较了!因为,她安妮女王大人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祈祷,也不喜欢收获别人的任何信仰,她才不想去摆弄那些奇奇怪怪的宗教!

    就像那个加勒比海的世界里一样,安妮甚至现在都能隐隐感觉地到,在无尽的位面世界中,那种冥冥中的,很是莫名其妙的微弱联系感……那些真本事都没有学会多少的女巫,不想着自己去努力修炼,还整天就知道对着写有她安妮女王大人名字的塑像胡乱祈祷,真是一些笨家伙……

    反正啊,安妮才不会告诉她们:她压根就没有将自己的意念或者神性之类的奇怪东西附着到那些雕像上,所以……她们无论怎么祈祷和参拜都是没任何用处的,她肯定不会去收获那些信仰,也肯定不会去回应她们的任何要求的!

    总之,她和那些一般世界的神灵不一样,她自己的力量全部都是来源于自身,完全不需要去借助任何额外的东西。

    “……”

    “……”

    在场的主教、修士和修女们虽然都听到了那个小女孩公然在教堂里亵渎神灵的话,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开口驳斥,都只是自顾自地低头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连那个刚刚被瑟曦任命不久的‘大主教’在内,也只是稍微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再看看态度倨傲的女王和对方身后的那个如同铁塔一般的女王侍卫劳勃史壮斯爵士一眼后,便继续垂下眉头,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虽然,也觉得在神圣地教堂里说这种话亵渎的话有些不太好,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示。因为,凡是胆敢忤逆和违背瑟曦女王意愿的教派成员,现在都已经死了!

    那些人,不是被挂在君临的城墙十字架上,就是腐烂在了下水道的某条水沟里……

    “呵!”

    “安妮你说的倒也没错,七神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到小女孩的话,瑟曦也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抬起头,倨傲地看着墙壁上刚刚被人画上去还不久的神像,心里忍不住又冷哼了一声。

    这些神像,注定了只是一些画像和被她用来愚弄平民的工具而已。如果有用,她瑟曦自然会继续供养,而如果没用或者妨碍到自己,那她说不得到时候还会再烧一次?

    这就像那个‘贝勒圣堂’一般,她就是炸了七神教的总部,炸死无数的修士、主教和修女,外加无数的信徒,后边甚至还大肆捕杀了残余分子,那个所谓的七神,又能奈自己何?

    现在她瑟曦兰尼斯特是君临这里的统治者,是七大王国君主簪全境守护者,安达尔人与先民的女王!所以,哪怕是七神教,也必须为自己的统治服务,一旦再次出现之前那种妄图想要审判自己、羞辱自己或是干涉皇室的事情的话,说不定,她还会直接下令彻底覆灭这个教派,让其在这个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传教活动彻底终结和消亡!

    这种事情可不是威胁,是真的可以轻易地做到。

    “……”

    仍旧傲慢地仰视着墙壁上的七神画像,瑟曦此时心里真是没有丝毫的敬畏或是感恩,反之,她现在心里,有的只是无尽的恨意和冷笑!

    她瑟曦女王早已经不再信仰七神教,她现在可以随时下令毁灭这个教派,让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上再也没有任何一间的教堂,甚至焚毁他们所有的教和书籍,坑杀所有的修士修女,将这个在维斯特洛大陆上辉煌了无数的教会毁灭,并使其彻底烟消云散……

    是的,她可以那么去做,也会去做那种事情,如果有必要的话?

    “啊咧?!”

    (‘◇’)?

    正觉得这个空旷的教堂里实在是太过于无聊,准备要离开的小安妮便突然就惊呼一声并疑惑地回过头,用着有些好奇和惊诧的眼神,看向了那个一直低眉顺眼的老主教。

    原本对方一直待在那边老老实实的,是一个很正常的老头,看起来也很胆小懦弱,可现在……对方竟然猛地抬起了头,还敢用奇怪的眼神,直直地看向了那个瑟曦阿姨还有安妮自己?

    “!?”

    显然,这个时候瑟曦似乎也发现了不对。

    只不过,看到那个脸色平和,并空手向着自己走来的‘大主教’她也并没有想得太多,还以为对方是有什么话和自己说,所以就只是平静地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打算准备听听这个由自己一手提拔起来愚弄民众的主教到底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

    “唔?!”

    很快,当看到对方并不是如同自己想象的那般,上前几步便停下来跟自己说话,而是一脸平静,无喜无悲地继续上前时,瑟曦哪怕再迟钝,也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了。

    是以,她微微后退了半步,也没有多说什么,她身后的那个劳勃史壮斯爵士便自动上前几步,且还摁着腰间的长剑,站在了她的前面,用隐藏在御林铁卫重甲头盔后边的那双残忍而嗜血的通红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正一步步走上前来的那个新主教。

    “主教,有话就快说!否则,就请你立即退下!!”

    不管对方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行为异常,但瑟曦都绝不希望被这么一个教会成员靠得这么近!事实上,任何一个教会成员她都不会让对方靠近自己三步之内!

    毕竟,她自己和七神教的教会之间,可并不是太友好,谁知道对方到底会不会突然就想不开并对自己不利?现在,除了权势这个貌美的身体之外,她瑟曦所拥有的东西,其实也并不是太多。

    但无论如何,如果待会对方不能给自己一个让自己感到满意的合理说法或答复的话,就凭着今天对方的这种充满敌意的行为,他这个主教的位置肯定是要换人了的!

    甚至,那个家伙以及这个教堂里的修士和修女们,同时也还很有可能会被重新审讯一遍?

    总之,当初大麻雀的前车之鉴,瑟曦可是记忆犹新,肯定不会再让那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的,她会在这些教会份子的面前保持绝对的威严,任何胆敢触碰她心里的那条黄线的,便通通得死!

    咚!咚!

    听到自己身后的瑟曦女王的那压抑着些许怒气的冰冷话语,劳勃史壮斯爵士便再次上前两步,在自己身上厚重的板甲发出两声铿锵摩擦和金属板甲靴子撞击岩石地板的声音之后,才居高临下地逼视着距离他三步之外的那个不得不停下来的教会老主教。

    “……”

    很意外地,让瑟曦兰尼斯特自己和一旁的劳勃史壮斯爵士都有些不解的是:那个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大主教,对方似乎并不是想要对她不利,而是在看了两眼他们之后,转而走到了另一旁的那个小女孩的面前?

    “……”

    事情有些不太对劲,有些诡异,瑟曦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自己心底的那份躁动和狂怒,并在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后,抱着胳膊准备看看那个老家伙到底想要玩些什么鬼把戏!

    因为,现在在这个教堂的大门之外,有着终于她的数百名御林铁卫,只要她下令,随时可以冲进来剿灭任何胆敢对她不利的暴徒或者是刺客!

    不过,现在她还不急,因为这里,还有劳勃史壮斯爵士和安妮那个神奇的会控火,会魔法,还能徒手和战象角力的小家伙,想必暂时还没有人能够轻易伤害到自己。

    “??”

    Σ(°△°|||)

    “怪大叔,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原本正想离开这里的安妮,在发现这个怪蜀黍的身上发生了好玩的事情后,便难得地留了下来,开始跟那个走到自己面前的秃头怪蜀黍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

    这个怪人身上发生的事情,那是肯定瞒不过小安妮的,但是……安妮一点都不怂,因为在她看来,那似乎也真的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她可不怕他。

    “小女孩……”

    “我在你的身上,发现了和拉赫洛相似的力量……”

    主教用着那种空洞的声音,一张一合地张嘴询问着,语调和声音都和平时的那个人很不一样,这让本来就有些疑惑的瑟曦惊得后退了好几步,并偷偷招手,从门外招来了更多的那些全副武装的御林铁卫,让他们团团围在四周保护着自己,并警惕着对面那个站在小女孩安妮面前的主教。

    不过,她的行为并没有影响到那个行为举止很怪异的老主教以及正在互相瞪眼着的小家伙。

    “拉赫洛是谁?我不认识!!”

    是的,安妮保证,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现在很显然,这个奇怪的怪蜀黍,肯定是把自己给认错了,所以才会突然冒出来?

    其实,拉赫洛是一名这个世界的本土神灵,又被称作光之王、圣焰之心、影子与烈火之神等等……

    是来自于厄索斯的一个有着广泛信仰的神明,可是,在维斯特洛大陆这里知名度并不是很高,所以,一般情况下,七大王国人常称其为‘红神’或者‘火焰之神’?而它的标志是由烈焰组成的一颗燃烧的红心。

    对光之王的崇拜,在大海东边的大陆厄索斯上,早就已是成为了一种随处可见的,如同维斯特洛大陆的七神教一般的广泛信仰,可是,在维斯特洛这里,却并没有那么受欢迎,只是在东部沿海以及龙石岛有着一些传教而已。

    所以,小安妮是不认识那个拉赫洛,也不知道什么光之王、圣焰之心之类的神灵,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听到过。

    “……”

    “你的身上有着的火焰力量,不会有错的,那种火焰的力量……根据协议,你们不该来君临这里,也不该帮助这个女人……”

    “因为她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君临注定要被毁灭,北方的王会重新统治这片大陆,你们不能擅自干涉我们安排好的命运之轮……”

    仍旧是那种空洞的,不含一丝一毫的语气情绪的话从那个主教的嘴中吐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在一旁不明所以的瑟曦以及后边更是惊诧莫名的那些修士和修女们。

    当然了,瑟曦更多的是惊讶和愤怒!

    因为,她听到那个不像主教的‘主教’说出的话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一点什么……所以,此时她的眼睛都瞪圆了,心底下念头急转着,急切之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你这个家伙真奇怪,凭什么要来管我?!”

    ∑(o_o )??

    果然呢,怪蜀黍什么的最讨厌了……

    她明明好像什么时候都没有做,只是来到这个世界乱逛,然后不小心碰到这个瑟曦阿姨并顺手救了一次对方而已,怎么这种奇怪的家伙就跳出来对自己指手画脚了?

    自己身上有火焰的力量有什么奇怪的,就非要跟那个拉赫洛有关系?而且,对方还敢无端指责自己?

    这可真是岂有此理!

    她安妮女王大人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凡是胆敢来威胁她的,那她就偏偏逆着对方的意思去做,看他们这种东西最后又能拿自己怎么办?别以为神灵什么的就了不起了,更厉害的上古之神她都打死烧死过很多只了的,她自己又曾怕过谁?!

    (……)

    (其实提伯斯是很想提醒一下自己的小主子,她来到这里干涉的事情算起来还是比较多的,比如救下那个女王,虽然不救的话可能也不会死就是了……还有就是给对方的那些图纸,那可是火枪大炮兼火药的详细配方啊……这事情想想还是挺严重的,但是,这种事情提伯斯向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它并不想去多管。

    最后,还有就是:这个糟心的小主子,来到这个世界,明明就是来找人的,可现在,她已经被彻底地,‘不小心’地给华丽丽地忘掉了……整天就呆在那个王宫里鬼混,还摆明了要保住那个似乎不是什么好人的瑟曦女王,如果这不算干涉的话,那又是什么?)

    “……”

    小女孩眼中的某个怪大叔,那个老主教,在听到了那个小女孩一点都不留情面的驳斥的话后,就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地俯视着那个抬头挺胸地和他气呼呼对视着的小女孩,似乎是在考虑着该如何应对?

    “!!”

    “御林铁卫们,给我拿下他!!”

    直到这个神殿里不远处的那个小家伙和那个可恶的主教对视了好一会,似乎有些不耐烦之后,终于算是回过神来的瑟曦才心下一发狠,在远处的一大一小爆发冲突之前,便对自己身边的几名御林铁卫下着命令道。

    甭管对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对方触怒了自己,那么,直接擒拿住或者乱剑砍死就总是不会错的!

    锵!锵!锵!

    一声声铁剑出鞘的声音响起,然后一名名全副武装的板甲卫兵们第一时间就朝着那个被女王点名的,看起来孱弱无比的主教威逼了过去。

    在他们看来,那种弱不禁风的家伙,他们中的随随便便一个出手就能轻易制服或者斩杀对方,完全不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因为像类似的活计,在之前君临的那段混乱时间里,他们已经干过很多次了,死在他们手下的那些神职人员和‘战士之子’的成员,那是数不尽数的!

    “跪下!!”

    一名走在最前边的御林铁卫似乎有点急于表现的意思,所以他不等其他人一起围上去,便率先上前几步,直接用自己没有出鞘的长剑朝着对方的肩头砸了过去,似乎是想要一招直接制服对方?

    只可惜,他这次,好像找错了对象……

    “愚蠢的凡人!”

    仍旧是那种空洞且语调奇怪的声音响起,然后,让所有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老头,那个大主教,竟然身手无比灵敏地一抬手就抢过了那名御林铁卫的武器,然后也不等围上去的侍卫们有什么反应,众人便只看到对方一阵阵眼花缭乱的动作,以及一声声金属撞击的声音过后,几个遵循命令想要制服或者擒杀敌人的卫兵,在头盔的某处遭受了重击后,便纷纷软倒在了地面上,再也不能动弹,显然是瞬间被击打昏迷过去了。

    “!!”

    锵!!

    发现敌人竟然这么厉害,本来一直都没有动手**的劳勃史壮斯爵士,也就是那个魔山格雷果克里冈便直接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怒睁着自己隐藏在全封闭式头盔后边的那双通红嗜血的眼睛,朝着敌人大跨步冲了过去!

    “!!”

    完全不给敌人拔剑的机会,几大步从过去挥剑就砍的女王贴身侍卫,那个劳勃史壮斯爵士恶狠狠的一剑便直接朝着敌人的脑袋砍了过去,他想想一剑直接砍死对方!

    铛!!

    然而……

    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过后,让瑟曦以及其他警惕着护卫在女王身边的御林铁卫们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魔山,那个号称单挑无人能敌的劳勃史壮斯爵士,竟然在自己的长剑和那个看似孱弱的大主教还未出鞘的长剑对砍后,不仅不能直接压服对方,反而还被对方的那种诡异的力气给反弹得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歪倒在地上?!

    这种诡异的事情,让在场的大部分人直接都瞪直了双眼,无论是显露在外的还是隐藏在头盔后边的,尽皆是那种不可思议的神色。

    “……”

    瑟曦自己也微微张开了嘴,有些弄不懂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玩笑,似乎开的有些大了……

    如果说,那个老头凭借灵巧的身手和战技,在出其不意瞬间制服了那几个卫兵还情有可原的话,可现在,身材雄壮,如同一头雄狮的劳勃史壮斯爵士为什么会被对方给直接击退好几步,甚至连手上的长剑都被荡得高高地举了起来,差点就没脱手飞出去?

    可对方呢?

    一个年老体弱的老头,在硬碰硬地对抗一击后,竟还好端端地站在原地,且看起来还一点事情都没有?

    “凡人们,跪下祈祷吧!”

    “吾既是七神,代表着战士们所拥有的最强大的力量,吾可以赠与你们无尽的勇气和胜利……”

    看到那个体型高大的侍卫在和自己的一击之中竟然还能站得住脚,‘主教’便也有些小小意外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打算趁着这次降临,亲自宣示一番自己的存在。

    但是,还没有等他继续说点什么,在一旁的那个之前正在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小女孩,却突然伸出了一只小手。

    然后……

    他剩下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如同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凶猛地正面撞击到了他的身上一般,让他瞬间便高高地飞了起来,直接撞到了墙壁上,甚至还撞得那个七神之中代表着战士的神像壁画塌陷后,才缓缓地滑落下来,并一声不吭地软倒在了地面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

    这种情况,理所当然地再次惊到了瑟曦、御林铁卫以及其他的神职人员,所有人的视线再次锁定到了那个一手拎着一只毛绒玩具小熊,一手朝着敌人摊开手掌的小女孩,完全不知道对方刚刚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刚刚没有听错的话,刚刚那个主教嘴里说的话,似乎是说他就是七神?!

    “哼!谁有空看你们在这里玩过家家一样的打架游戏?!”

    o(^`)o哼!

    “你瞅什么瞅,你又打不过他!我不帮你的话,你就死定了!!”

    (ˉ ̄~)切~~

    准备转头离开的小安妮,看到那个刚刚正准备再次去和敌人拼命的大家伙,那个叫做劳勃史壮斯爵士的坏蛋竟然在瞪着自己,便也很不客气地瞪了回去,然后才甩甩手就准备离开。

    “等等!”

    “安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结合刚刚的事情和那个奇怪的主教说的话,瑟曦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她仍旧想要从小女孩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或者是确切一点的东西。

    “也没什么啦。”

    (*^^*)

    “就是那个家伙,他好像是被墙壁上画着的那个什么神灵附身了,然后我打跑了,可能以后都不敢来了的,反正……就是这样子了!”

    (^_)☆

    没错,刚刚的那个老头子主教,就是被附身了的可怜虫而已!

    好在对方碰到的是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所以,她刚刚只是出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那个神灵,给了对方一下狠的而已,并没有太伤害到那个老头的脆弱身体……

    但是,那个随便附身到普通人身上的家伙,那可就不一样了,被她拍一下,受伤肯定不轻,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冒头了的。

    一个在只能这片大陆争抢百来万个不纯信仰的笨家伙,还敢在她安妮女王的面前瑟,要敢再出来对她自己指手画脚试试,看打不死丫的!

    别说是那种低级的神灵了,哪怕是那种更厉害的存在,要是真个惹毛了她,这个星球恐怕说没也就没了。

    自然,她安妮女王大人是个爱好和平的小女孩,才不会随随便便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坏事情呢!

    “不管你们了,我先出去玩咯!”

    -==

    安妮已经不想在这个破神殿这里待下去了,怪无聊的,所以最后打了一声招呼后,她便拎着自己的小熊,蹦蹦跳跳地朝着外边欢快地撒腿就跑。

    “……”

    看着那个墙壁,看着那个缺少了一个战士神像的壁画,再看看软倒在地面上人事不省的主教和自己手下同样昏迷的那几名侍卫,瑟曦眉头皱了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给今天的这个事情定性并收尾。

    但是她觉得,既然被自己知道了一些事情,既然矛盾已经激化,那就总是需要做一点什么的。

    “啊!!”

    “女王陛下,你们这是……”

    这时,瑟曦女王的御前首相,那个女王之手的科本来了……

    他原本是找他们的女王有点重要的事情要汇报,可哪想,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倒了一地的御林铁卫和一群瑟瑟发抖中的神职人员?

    当然,好像还有墙壁上的那个坍塌出人形的墙壁壁画?

    “你来了正好……”

    “下令,将大陆所有的七神教教会教堂全部捣毁,严禁任何人对邪神进行祈祷和礼拜,捕捉和收监所有教会人员,只有那些发誓永不再信仰邪神的,才可以宣判无罪!”

    最后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那个被砸塌了的壁画,再看看到了一地的御林铁卫,然后再想起刚刚那个老‘主教’倒下之前说过的话,瑟曦的眼睛就变得越发的冰冷,并最终做出了决定。

    “啊!!”

    “女王,您、您确定?”

    自己要汇报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便接到这种骇人命令的科本真的是有些被惊到了!

    毕竟,现在瑟曦女王的统治才刚刚稳固下来,要是再次发出搜捕甚至取缔教会的命令的话,就一定会惹出巨大的骚乱的。

    “要我重复第二遍吗?”

    瑟曦冷冷地瞥了一眼手足无措,有些纠结的御前首相科本,丝毫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

    “可……可是这样的话,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没法保证……”

    “……”

    “无妨,去执行命令吧!”

    “……”

    “是!!”

    摇摇头,被吓得连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给忘了的科本,只能再次有些失魂落魄地匆匆转头离去。

    “哼哼……”

    反正,现在记恨咒骂她瑟曦的人本来就有很多,连七神都被她得罪并放弃掉她了,那她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把所有能得罪的人和神全得罪并清洗一遍!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现在北方可能正在乱战,异鬼或者那个女人也终究会有一方胜出并南下的,那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现在干脆趁着这个机会,趁着所有人无暇南顾的时候,将整个大陆都给搅成一团糟,努力让这里的局面变得有利于她瑟曦女王的统治,然后到时候看看,到底会是谁能笑到最后?!

    到底是她瑟曦兰尼斯特……

    还是应该正在北方和异鬼军团酣战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临冬城,守城方的那些来自于维斯特洛大陆七国的勇士们,正在和如同潮水般冲到城墙底下的异鬼们进行惨烈的战斗着。

    一个个燃烧着火的陶罐、一支支火箭在天空中划着清晰的轨迹,从城墙或者城墙之内的无数个阵地呼啸着,朝着城外那几乎永远不会有空隙的、密密麻麻的敌人阵型攻击而去!

    可以焚烧一切的无情烈火点燃了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的敌人;一锅又一锅高温煮沸着的油脂,被城头上的士兵们不停地从城墙的垛口处朝着底下正堆着人墙,打算徒手攀爬上来的异鬼们泼洒下去,然后当火把被丢下去之后,很快,下边便窜起冲天的火苗以及异鬼们那惨烈的哀嚎声……

    而那些在临冬城的火攻之下还能侥幸地以叠罗汉或者直接攀爬的形式冲上城头的异鬼们,也纷纷被士兵们用武器给重新砸落城下,或者直接用龙晶武器给洞穿身体并彻底杀死!

    ……

    当然,也有更多的联军士兵们被异鬼咬伤或杀死,然后不经意间又重新爬起来,突然对他们身边原本的战友发出致命而残忍的偷袭,并很快就被原本的‘同伴’们用龙晶给再次捅死,重新变成一具再也不会动弹的尸体……

    而与此同时,城门的方向上,无数的异鬼们正在挥舞着它们的武器,不断地挥砍着那个由铁片、钢条和坚硬的硬木混合打造而成的巨大城门,时刻威胁着临冬城的安全,以至于让琼恩雪诺不得不安排和浪费更多弓箭手用那些珍贵的龙晶箭头从城头上不断地射杀它们。

    因为,在那个地方放火的话,他们担心会一不小心就给烧到了城门,以至于反倒帮了敌人的忙?毕竟,城门的大部分结构还是木制的,它们起到保护钢架和增加韧性的作用,一旦纵火焚烧的话,离城门死守恐怕也就不远了。

    “杀!砍死它们!!”

    “啊啊!它咬到我了,它咬到我了!!”

    “嚎呜~!”

    “嘶啦!!”

    “waaaaagh!!!”

    现在临冬城这里,这里的战斗很激烈,双方正拼杀得如火如荼,联军的勇士们悍不畏死地和怪物在城头上死斗着,而异鬼们那可是真的一个个都悍不畏死地涌上城头,然后又很快被劈成碎片,烧成灰烬或是被龙晶武器给重新变成一具具尸体……

    然而,但万幸的是:到现在为止,虽然攻守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可城墙仍旧牢牢地掌握在‘龙女联军’的这一边,且暂时还没有任何失陷的端倪。

    相比于地面城头间的狗斗混战,天空中的角逐却也一点都不轻松!

    可能在城头上和那些异鬼敌人激烈交战着的各国各势力勇士们没有留神注意到,但在城里列阵待命着的各个预备队们,他们可是很清楚地看到:天空中,属于他们临冬城这一边的那两头喷着红色火焰的巨龙对上那头不停喷吐冰蓝色冰焰的异龙时,可是一点都不轻松的!

    因为,它们除了以二敌一去对抗那头同样会飞,也同样会吐息的敌人之外,还需要时刻提防对方背上的那个诡异的异鬼骑士时不时丢出的那种不知道是用水汽还是用雪花给凝聚而成的寒冰长枪,以至于在二对一的情况下,它们也只能勉力周旋,不让那头骇人的死亡巨龙掉头下来攻击城墙而已。

    想要它们战胜敌人的巨龙并回过头来帮忙城墙间的战斗,恐怕有些困难……

    但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地面上的战斗一直向这般焦灼的话,天空中的哪一方先获胜,哪一方便可以彻底奠定胜机!

    “!!”

    “混蛋!”

    “不要用那些弓箭,那种攻击对它们是没用的!”

    “快,那些沥青,那些火油,还有那些龙晶武器,只有用那些才能有效杀死它们,没有就用那些火把去对付那些该死的异鬼,不要害怕,不要退缩!不打败它们,我们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人就谁都别想活!!”

    提利昂等人在城墙上大声的指挥着,而在城墙底下,一层层的异鬼们仍旧在仰头推攘着,堆叠着,朝着城头上的守军们发出一声声凶残的嘶吼,并徒劳地挥舞着双手,似乎是想要徒手攀爬上来?

    好吧,它们确实也是那样做的……

    在逞强的垛口处防御的士兵们可以看到:它们一层又一层的拥挤在一起,死了一个又上来一个,烧掉一片又挤来更多的,似乎永远都杀不尽,烧不完一般,让城头的士兵们只能疲于奔命着。

    唰!

    正当提利昂兰尼斯特凭着自己矮小的身体,在城墙上左右冲突,不时用一柄粗黑的龙井匕首偷袭一个个的异鬼,并在大声叱喝着指挥战士们战斗的时候,突然,他只听到身后一声异响,然后猛地转过身准备提防的他,只看到了他的那个兄弟詹姆兰尼斯特出手帮了他,并还一剑就砍断了一只异鬼的脖子?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对方手里的那柄不适合高烈度战斗的龙晶长剑在多次挥砍之后,竟然在此时从中间蹦碎断裂了……

    “谢谢你,我的兄弟!”

    “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如果你不能学其它人那样一手铁剑一手龙晶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到城墙上来?”

    提利昂在松了口气的同时,有些复杂地看了这个家里唯一的不那么反感排斥自己的哥哥,然后稍稍戏谑地调侃了一下对方。

    只可惜,可能是由于不会说话,也可能是习惯了那种尖酸刻薄,一针见血,不留情面的措辞的他,一开口就又伤害到了那个刚刚救了他一命的亲兄弟詹姆。

    “……”

    “你这个小矮子都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詹姆很不客气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一把丢掉自己手中断裂的武器,抽出腰间的钢铁长剑,直接将一直异鬼给斩成了两半,然后再一脚踩住对方想要挣扎爬起来的上半身,让提利昂用龙晶匕首捅穿了对方的脑袋。

    还好,他们两兄弟虽然现在各自都有这缺陷,但是,配合还算是比较默契的他们,很轻松地就清空了这一片冲上城头来的十数只异鬼,让刚刚被驱离这里的士兵们重新扑了回来稳定住了防御。

    “呼!”

    “这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啊?”

    提利昂有些累了,在用手里的龙井匕首一下捅死了一头在地面爬着的异鬼后,便直接一屁股坐到对方的身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他觉得,异鬼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这样下去士兵们的伤亡会很大,必须要想想办法才行!就比如,让天上的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的火龙下来一条帮帮忙?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天空中的那三头巨龙之间的战斗,那可是关系到整个临冬城能否守得住的关键,他可不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胡乱出任何一个馊主意。

    “……”

    “打到什么时候我不担心,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我们要怎么对付外边的那个大家伙?它好像……是朝着咱们的城门方向的那边去了?!”

    詹姆没有去管自己的弟弟提利昂,而是凝神探出半边身体看向了城外:

    在哪里,有一个巨大的怪物正扛着一柄厚重的巨锤,一步步地朝着临冬城的城门走去,对方沉重的身体还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咚!咚!’声,并让无数的火箭或者龙晶箭头不断地钉到了对方的身上!

    然而,可能是身上的护甲比较厚实的原因,也可能是没有伤害到要害,所以,那些攻击却不能有效地杀伤对方……

    那种体型实在是太大了,似乎是一个来自北方的怪物,那种传闻中的巨人死之后被异鬼感染变化而成的,就和那头巨龙一般?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提利昂垫着脚趴到城墙的垛口处,然而,他实在是太矮了,还没头城垛高的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能看到。

    “我想,你是不会想要知道的……”

    詹姆兰尼斯特发誓,哪怕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哪怕他的双手还完好无损,他也绝对绝对不会去跟那种巨大的家伙进行决斗的,哪怕给他一整队百人的御林铁卫,在没有超长枪那种长兵器或者强弩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站到那种怪物的面前!

    因为,如果说自己的那个怪胎弟弟提利昂才到自己的大腿那般高的话,外边的那个正拨开一只只异鬼,坚定地往城门方向走去的巨人,对方的那种身高,恐怕他詹姆就仅仅只到对方的膝盖吧?

    任何人在那个怪物的面前,恐怕都不用打,对方直接一脚过来就能将人给踩扁了吧?

    “!!”

    “他疯了吗,他怎么敢?!”

    还没有等詹姆想出个对付那种巨型怪物的好办法,他就只看到,一个浑身发出金色光芒的声音,竟然独自一人手持战锤,从高高的城门上跳了下去,并化成了一道金色的旋风,瞬间就清空了临冬城北城门口附近的所有异鬼,然后站在被各种污秽沾染的冰冻地面上,直面上了那个巨大的怪物。

    ‘这个世界,需要希望!’

    ‘让你们见识一下,德玛西亚的力量!!’

    没等詹姆给自己的兄弟提利昂解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在隐隐的听到了城门处传来的那两声有些犯二的声音之后,某个侏儒终于‘噢’了一声,表示大概能猜测到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

    现在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最最需要做的事情,还是赶紧搬来一个箱子或者木桶,要不然,待会下边要是发生什么精彩的战斗的话,他可就看不到了!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某个叫做盖伦的家伙,被敌人给轻易杀掉?

    但不管怎样,现在他必须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东西垫垫脚!!

    (*`)今天女神节,快去约小姐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