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吉林11选5|o2o购彩|518彩|大发快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够了!”

    魏国公实在是忍受不住,拿起桌上一只青花瓷碗摔在了地上,碎裂的瓷片蹦的满地都是,险些把坐在对面的忻城伯赵世新的手给划伤。m.x23us.com

    众家勋贵叫国公爷这一摔都是震住了,陈治安更是吓了一跳,脸色讪讪的。

    徐弘基黑着脸看着这一众勋臣,这些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有好处时个个抢着要上,没好处时就个个嚷着要退。

    趋利避害,一个个都是钻进钱眼的东西,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魏国公,你也莫发脾气,再气,这事也得解决啊,要不然你把家里的碗都摔了,这事不还在么。”

    忻城伯赵世新笑着劝了一句,同时给平江伯陈治安打眼色,示意他莫要乱说话。

    这节骨眼,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平江伯就没点数?

    陈治安闷头坐了下去,魏国公真发起彪来,他这个三等伯爷还是怕的。

    “哼!”

    魏国公的火气自打叫英国公家那位大闺女点起来,到这会早是越烧越旺了。

    他一拍桌子,怒气冲冲道:“怎么就是老夫一人的事,怎么就和你们没关系!…先前这南京城中是哪些人嚷着要和魏阉不共戴天!是哪些人想方设法要把魏阉除之后快!…

    不错,上回的事,老夫是没有参与,可这事有老夫没老夫有多大干系,难道没了老夫,你们就买不动那些丘八了!…老夫没有参与,可老夫反对了吗!要是老夫说个不字,你们敢这么干!……

    现在倒好,一出事,个个都把责任推到老夫身上,难不成,这南京城就老夫这府上一家产业叫他魏阉夺了去的吗!难不成,当日是老夫拿刀逼你们参与,逼你们出人的么!…”

    国公爷这一连串的质问下来,哪个敢说话,厅内一片沉默。

    诚意伯孙廷勋苦笑一声,开口劝道:“魏国公,你也别急着发火,大家伙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事…唉,谁也没想到啊。”

    “各家损失太大,都是老家底子,突然就给折了,还叫魏阉这么欺上门来,大家有些怨言也是难免,国公爷你就别和大伙计较了。”

    隆平侯张国彦再次打圆场,要搁心里话,他也肉疼,他隆平侯府可是去了三百多人的,这按魏阉的赎人费就是四万多两,想想都心疼。

    只恨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一个太监竟如此擅长用兵,麾下兵马又如此能打呢。早知如此,这“武力解决”的方案他隆平侯是怎么也不可能赞成的。这一回,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偏还有苦说不出。

    到目前为止,可没人敢嚷嚷请皇帝替他们做主。

    事情的性质,众人一肚子数。

    现在,没有后悔药吃,只能哑巴吃黄莲,当务之急还是得把人赎回来的要紧。

    神机营和神武营那些兵丁倒罢了,赎不赎的无所谓,谅他魏阉也不敢把人杀了。

    可被魏阉抓去的那些家兵、家将可都是各家府上的老家底,这些人要不赎回来,各家就成了空壳了。

    得知大败消息时,张国彦第一个想到的可不是拿银子赎人什么,而是在想这会魏太监要是带兵进了南京城,他们面临的麻烦可比现在要棘手的多!

    故而,张国彦想马上息事宁人,打不过咱就不打,你魏太监不就是要银子么,咱们给你还不行吗!

    把人先打发走,回头有的是办法算账。

    但这事,得各家达成一致,不能他家出钱赎,你家不出钱,更不能把责任都推到魏国公头上,那样的话,这事就解决不了。

    许是亲家的话起了作用,魏国公的紧绷着的脸总算稍稍缓了一下,但依旧很难看。

    他对众人道:“我不发脾气,你们岂不个个怪到我?…要说损失,在场的难道还有我徐家的损失大么!”

    说完,国公爷的脸下意识的抽了一下。

    他府上去了五百多人,只逃回来百十人,一下就折了四百多,饶他国公爷家大业大,也经不住这般损失啊。

    还有那神机营副将李兆基等人,都是他魏国公在三大营一手提拔的军官。这些人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府上的家将,是他魏国公控制三大营的帮手,也是他魏国公藏在台面下的力量,这要是都给抛弃了,他魏国公还有什么人手可用。

    “既然大家都有损失,那便不说那些没用的,我看呐,还是各家先赎人吧。”张国彦扫视了众人一眼。

    诚意伯刘廷勋刚想说就这么办,边上的安远侯柳祚昌却哼了一句:“要我说,魏阉勒索咱们这么多银子,咱们还不如花钱弄死他。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与其忍气吞声给钱,不如和他斗到底!”

    “对啊,凭什么给他钱?大家伙加起来可是好几十万两啊!”成安伯郭祚永支持安远侯的提议,有这几十万两银子做什么不成,凭什么白送那魏太监。

    “郭伯爷少算了一笔,咱们还有两位侯爷、一位伯爷的赎金呢,加起来,可是上百万两…”

    广宁伯刘嗣爵撇了撇嘴,“他魏阉也真敢要,上百万两银子,哼哼,也不怕撑死他!”

    其他勋臣们听了这笔账,细算一下,立时不少人附和,认为与其让魏阉狮子大开口拿他们当冤大头,不如斗到底。

    一时间,“主战”派的声音倒是压过了“主赔”派。

    张国彦眉头大皱,这帮家伙做梦没醒呢,他们要有这实力还能打下去,至于在这争吵么。

    “那个…”

    孙廷勋是清醒的,见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赶紧道:“打不打的再说,丰城侯、灵壁侯、东宁伯可在人手里,咱们就是还要斗的话,总得把人先赎回来啊。”

    赵世新也道:“对,必须先把人赎回来,要不然咱们也打不得,投鼠忌器。”

    安远侯柳祚昌干笑一声:“赎人?…单他们三位魏太监就要六十万两,这钱谁出?”

    张国彦想也不想就道:“让他们府上先凑,不管怎么说,先把人弄回来再说。”

    柳祚昌嘿嘿道:“老张,别的我不问你,我就问你英国公家那位肯出这钱么?”

    这事也是头疼,张国彦皱眉道:“能出多少算多少,不够的我和国公再凑一凑。”

    “把人弄回来,回头总有办法给她家补。”孙廷勋说了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