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魔法 -> 魔傀

加拿大3.5分彩|雅典好运彩|彩票中大奖|五分28|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黑色在半空流动的样子虚实莫辩,既非实体也不是雾,更像是地面的影子飘荡起来掺杂许多沙粒后呈现出来的模样。www.x23us.com

    “***你到底是谁?”

    方笑云叫嚣着,努力通过眼神表达坚定与凶狠,但他知道自己此刻定然是一副丧家犬般的惶恐与茫然。他用余光看看周围,周围一片沉积景象,许多人死于刚才那场冲击,活着的陷入昏迷或昏睡状态,保持清醒者十不足一,能战者几乎没有。

    打到这地步,结局已然明朗,眼前的那片黑无论是魔族青年召唤来的某个存在还是其本身的某种变化,实力无疑更强,反过来,人类一方伤残遍地且心无斗志,根本无法与之比较。

    重要的是后者。方笑云心里默默想着。

    眼前的那团黑浮荡飘忽,无比纯粹,带来的压力截然不同,如果把对魔族青年出手视作冒犯或反抗,此刻再做同样的举动只有一个词:亵渎。

    方笑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它的的确确存在。他还知道,自己是在场受这种影响最浅的那个,其余如老符师、毒三娘之类,根本连举手都做不到,即便如巨灵王那样的粗线条,阮养之倔狠,苏小月这样的天生道骨元胎,在那片流黑面前也都放低身姿,不敢直视其人。

    魔神?魔王?魔尊?魔......

    胡乱猜测的同时,方笑云在内心愤愤不平,常言道天塌下来高个子顶,张村之战打到这程度,每个人都已尽心尽力,到头来冒出如此强大的存在?

    不甘心啊!

    依然存在着的理智让他明白,甭管这片黑是什么,不管魔族青年用了什么法子将其唤来,应该不能长久留于此。

    降临也好,召唤也罢,都不是简单的事情,最大可能,那片黑不是某个天外存在的本体,而是分身、化身,甚至只是一道神念、意识之类。

    有异世记忆打底,方笑云比常人少了敬畏,更生出诸多猜想,眼前的局面无疑很绝望,但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人魔之间势不两立,有机会灭掉魔王、哪怕只是一丝神念,相信人族的强者们不会放过。或许这个时候,四面八方正有许多强大的修行者飞云纵剑朝这边赶。

    但这需要时间。

    内心转着念头,方笑云并未低头求饶,反而骂得更凶,面对的存在,他按照异世小说里写的、同时也是自己的猜测去做。

    若真的是魔王魔尊,看惯了众生低头,或许反差能令其动心。魔影刚才的话似乎点破什么,然而这个时候,只要对方有兴趣,只要能拖延,哪怕异界之事也可透露。

    既然还活着,就得努力活下去。

    “......先报个名,咦......”

    第三次询问,方笑云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搭理的意思,只是看了一眼便把目光转向身后。

    “......伪神的味道......”

    流淌的黑色仿如悬空的溪流,那种让人窒息的威压去了一些,但却更加内敛。魔影的面孔显露出来,渐渐有了五官。

    视线所指,神箭云飞拉弓如满月,扣弦那只手鲜血淋漓,手指随时可能会断掉。

    箭锋凌厉,银白色光芒闪烁不停,圣洁庄严的气息缭绕于周围,气势分明已到了顶峰。云飞的身形凝稳,双腿好似钉子般牢牢固定,脸仿佛水洗过一样。

    看到这一幕,方笑云恍然大悟,担忧的同时不禁生出念想。

    还有希望啊!

    西域圣殿历来与神州炼气士之间相争数百年,但在“魔”之一字上的态度最为坚定。圣光对魔物有克制之效,当年圣祖挥师北上,圣殿不仅是最坚定的盟友,也是最强助力。反过来也一样,魔物对来自圣殿的战士、法师异常憎恨,遇之如见死敌。

    驱魔之战功在千秋,然而魔族并未灭绝,轩辕帝国因地理位置承担起绝大部分抗魔使命,圣殿曾建议派人相助,然而那个时候圣祖尤在,帝国鼎盛,其考虑的重心不再是魔族隐患,而是防范周边,巩固江山。许多人认为这件事在战前就在谋划,出于警惕,圣祖宁可独自承担大部分压力,把诸如拜火、圣殿、剑山之类的势力全部请出国门。

    信仰这类事情从来轻忽不得,站在圣祖那个位置,很难说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此时此刻,在看到有更高端的魔物降临,出自圣殿的武士近乎本能地开弓引射,为此不惜损伤精魂,全力催动下,箭锋之上圣光冉冉,仿佛能听到虔诚的吟诵之声。

    对啊,这家伙能保持正常,看样子还很强.....方笑云心里默默念叨着,充满了矛盾。

    圣光克制魔物,只看声势便能知道,这必将是云飞射出的最强一箭,魔影似乎也有些忌惮。这时候应该保持威慑拖延下去,还是不顾一切地搏命?

    方笑云心里没底,也没办法替云飞做决定,他暗暗调理气息,打算当其动手时给予配合。

    人魔之间争的是生死,没有转圜的余地,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只能去做。

    思量中,方笑云没忘记尝试沟通怨魔,它依旧存在,但似乎处于沉睡之中,方笑云寄希望魔影没发现它,不敢催动太紧,试过两次便又停止。

    与此同时,云飞那方气势攀升到顶峰,可他......就是不松手。

    浮现出五官的魔影微微颔首,饶有趣味的目光望着他,确切讲是看着那支箭。

    “为何不射?”

    是啊,为何不射?方笑云心里也在问。

    他知道云飞无法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当然,若他能够坚持,最后保持现状直到援兵抵达是最好结果。

    但这根本不可能,也许下一刻,下一秒,云飞就无法控制自己,精神崩塌,胡乱射出一箭来。

    射与不射,必须做决断。

    射不射?射还是不射......听着很别扭啊。

    “......”

    圣殿武士未做回应,亦或者不能回应。他紧闭双眼,面孔惨白乃至发青,听到询问后,双腿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本......我跨界而来,既非本体也不是分身,你这一箭,或许可以建功。”

    魔影稍顿了一下,声音清淡而冷漠,落在耳中,方笑云不知为何生出古怪的念头,觉得那种改变突兀荒诞,仿佛故意。

    是因为真的感受到威胁,还是因为不屑所以戏弄?又或者他也需要时间让自己凝固身躯,再或者......或者个屁啊!

    浮想联翩始于无奈,猜来猜去没结果,方笑云暗骂一声后竭力收拢杂念,开始专注于自身的恢复。

    那边若射,他便会冲上去,不射他也要做自己的准备,绝不束手待毙。恰在此刻,魔影仿佛失望地摇摇头,视线再度转回到这边,途中经过苏小月时稍稍加重,但未过多停留。

    “哦。”

    他把视线投到方笑云身上,轻轻一笑。

    “还是你比较有意思。”

    “......是啊是啊,小爷我最有意思。”

    方笑云心里暗骂,脸上冷笑,正想开口,耳边“蹦”的一声响,接着扑通一声。

    弦断,人倒,箭锋之上圣光消退,云飞扑地呕血,生死不知。

    至始自终魔影什么都没做,也可能做了什么,周围的人无法看到,也感应不到。

    歇菜。

    方笑云无力叹息,忽听苏小月脆生生的声音开口。

    “您这样的......存在,欺负人有意思么?”

    嗯?魔影似乎楞了一下,视线第三次转移。

    哎呀!方笑云大吃一惊,赶紧朝苏小月使眼色打手势,同时做好搏命的准备。

    他自然知道苏小月的用心,然而在魔影面前,鬼知道作何反应。也许他接纳嘲讽说上几句,也许打个响指令其香消玉殒......出于这样的心理,方笑云不敢做出任何举动,生怕导致不好的结果。

    苏小月感应到这边的心情,扭过脸微微一笑,接下来她便又转向魔影,神情坦然道。

    “您这样的存在,好不容易来这里、可能是唯一的一趟,极其有限的时间内,难道就只想欺负人或者杀人?”

    寒风中,少女楚楚,天然滋味,所说的话看似恭维,实则嘲讽,且带有试探的意味儿。方笑云听罢频频点头,故意大声嚷嚷。

    “说的对,是这个理儿。”

    这样做不是为了配合,而是想把魔影的注意力拽回。

    努力不是没有效果,方笑云感受到魔影的目光,同时被余光所见所震惊。

    “那就......试试看。”

    魔影嘿嘿笑着,威严的感觉忽然间荡然无存。此时的他就像个爱玩爱闹却又无知的孩子,常人看来的常识异常新鲜。

    几乎同时,苏小月那边反而气息鼓荡,衣裙翻飞,分明在对抗着什么。转瞬间,灵光大放,莲叶绽开,她在方笑云看不到也无法感受的压力下将若若放出。

    “你个王......”惊怒中方笑云朝魔影低吼道。

    终究没敢真骂,方笑云纵身到苏小月身旁,试图分担一些。但他只能感受到出自苏小月元力波动还有若若的清冷之光,其余什么都体会不到。

    “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做?”方笑云叫喊着,顷刻间汗水湿透衣衫。

    所谓法出必有形迹,魔影强到何种程度?当真如神灵般动念便可伤人?

    即便是真的神魔,到这里来的也不是本体,不是他的世界,出手怎会丝毫痕迹都没有?

    愕然茫然中,方笑云只能一把抓住苏小月的手,将所余不多的法力输送过去,而在此刻,苏小月的情形越发糟糕,俏脸泛红,牙关紧咬,身形摇摇欲坠。

    她连说话的能力都失去,无力对方笑云的催问做出回答。

    “......”

    无尽的憋屈、愤怒,方笑云忙来忙去始终找不到办法,内心仿佛有怪兽竭力嘶喊,头颅仿佛要炸开。

    魔影用之前望着云飞的那种饶有趣味的目光看着他,并未干涉。直到方笑云放弃努力,瞪着通红的双眼回头,才用带有调侃的语气开口。

    “想不想救她?”

    “想。”方笑云毫不犹豫回答。

    “跪下来,求我。”

    “求求你放过她。”方笑云毫不犹豫跪倒在地上。

    “.......哦。”

    魔影稍稍感到意外,神情仿佛料定的事情出了意外,顿了片刻后才又言道。

    “先回答一个问题。”

    他抬起手插入自己的胸膛,从中抓出一团幽光,一边思量着寻找合适措辞。

    “这个......东西,你做的?”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