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言情 -> 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

大发快三|添彩网|十分六合|极速分分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钱锦运一脸茫然,看着陈敏昊,摇了摇头,说道:“陈哥,我没听过,这是什么意思啊?”

    陈敏昊笑着说道:“咱们国家有那么多少数民族,咱们的目光可以放到少数民族的乐器上嘛!普通传统乐器中没有低音乐器,但少数民族乐器未必没有合适的选择。www.x23us.com

    而且退一步来讲,华夏风也不代表将西方的乐器完全隔绝使用,像吉他、大提琴我们也可以用。如果为了所谓的华夏风,我们就不用西方乐器的话,我觉得这是对华夏风过于幼稚化的解读。”

    钱锦运一脸赞同,说道:“陈哥,那你有什么推荐的乐器吗?”

    陈敏昊坦诚地说道:“其实我对乐理知识不太了解,所以我只能给你方向上的建议,具体的细节,你可以自己去探索。”

    陈敏昊之所以决定坦诚地说,是因为刚才钱锦运刚才说传统乐器中没有低音乐器,让陈敏昊明白了与其存在视野上的差距。

    陈敏昊深吸一口气,想到了前几天石嘉志老师说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承认自己不足其实也没什么。

    然而,钱锦运却一脸不相信:“陈哥,如果你不懂乐理,你怎么能给我这么多指点?陈哥你就是太谦虚了。”

    陈敏昊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好了,你回去自己好好弄吧。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插手了。”

    当然,我也没有能力在细节上插手......陈敏昊心理默默地给自己补充了一句。

    钱锦运感叹道:“陈敏昊你人真好,我前段时间是给李明达做编曲。他什么都不懂,还特别喜欢指手画脚。我觉得他很难伺候,就是海底捞都伺候不了他的那种,难伺候。”

    ......

    陈敏昊原本以为钱锦运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把《烟花易冷》伴奏的demo改好,结果第二天下午,也就是周四中午,陈敏昊吃午饭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钱锦运打来,说:

    “陈哥,你下午时间吗?我把编曲的demo弄好了。”

    陈敏昊看到钱锦运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的黑眼圈和头顶翘起的头发:“陈哥,这个版本你再听一下,我昨天和你对完之后,直接找了两个懂编钟和达卜的朋友,重新编曲。”

    陈敏昊惊讶地说道:“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你该不会一晚上没睡吧?”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定成眠。”钱锦运用右手压了压在头顶的头发翘起来的头发,说道:“昊哥先你听听吧。”

    话音刚落,他就小心翼翼地mp3从包里掏出来,递给陈敏昊。陈敏昊直接在心理唱了一遍,发现与心中的旋律非常合拍。

    昨天钱锦运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烟花易冷》的编曲搞定了,与自己这个名不副实只能做音乐搬运的乐坛新星相比,钱锦运才是真正的天赋玩家。

    陈敏昊没有直接评价编曲的好坏,反而笑着问道:“你未来的规划大约是怎样的?”

    “先把《烟花易冷》改到陈哥你满意为止,然后再把《千里之外》的编曲弄好。”

    “之后呢?”

    钱锦运不解地问道:“你这张专辑里不是还要放两首歌吗?”

    “忙完专辑之后呢?”

    “额。没想好。”

    “有没有考虑来我团队呀,就是专注做我的编曲。当然我的经纪人也会帮你接一些任务,不过会帮你把,昨天提到的李明达那样难伺候的歌手排除在外。”

    钱锦运说话一下子变得结结巴巴了:“我我....我可以吗?陈哥,我很担心我跟不上你步伐,拉你后腿啊!”

    陈敏昊笑了笑说道:“其实这几首歌的编曲下来,我觉得你能力很棒,很有天赋。”

    钱锦运矜持中带着一点小骄傲,说道:“其实我真的认为自己没有音乐天赋。虽然在音乐这块有点小成绩吧,但是也不是因为音乐上的天赋,只是我能感受到“完美”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然后寻找出自己与其之间的距离。”

    妈的,比我还会装逼,知道自己“完美”之间的距离,这不就是乐感吗?还要怎样?

    陈敏昊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你愿意加入我的团队吗?”

    钱锦运说道:“只要陈哥你不嫌弃,我当然愿意的,因为我觉得陈哥你特别厉害,跟着你我能学到很多。”

    当天晚上,排练结束后,陈敏昊就把《烟花易冷》的编曲已经搞定以及自己邀请钱锦运加入工作室的消息同步给了康回。

    康回听完后,停顿后,感叹一句:“他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康姐你这话可当着他的面说!”

    “我当然知道啊。你当我傻啊!”

    .........

    周五早晨,陈强开车带着康回和陈敏昊一早就到了录音棚,陈敏昊录了几首歌后,对录歌的过程越来越轻车熟路了。

    吴洪荣本来对编曲都是用的华夏的传统乐器心中留有小小的疑问,但是当陈敏昊开始伴着音乐演唱的时候,吴洪荣就感觉自己真的老了,未来的世界或许都是年轻人的了:

    二胡与琵琶的融入,复古的曲风,听来让人容易进入唐诗宋词的世界与遐想。陈敏昊r&b蛮有新意:它的跳跃、blue、转音、多合性,与传统乐器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吴洪荣毫不吝啬地夸奖钱锦运:“小钱,这首歌都编曲很赞啊!”

    钱锦运谦虚地说:“其实都是陈哥作曲作的比较好,而且在编曲上昊哥给了我很多灵感。”

    陈敏昊瞪大眼睛不解地问道:“灵感,我给你什么灵感。我昨天就说了,我对编曲真的是一窍不通。”

    “哎呀都是自己人,陈哥你就不用这么谦虚了?”

    陈敏昊欲哭无泪,我去,就算维持住人设,我以后也得学习乐理知识了。

    周五中午,陈敏昊去吃饭的时候,吴洪荣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罗天一还有康回,说道:“我知道这首歌的质量很高。词好,曲也好,但是我担心很多人听不出这首歌的牛逼之处。现在乐坛流行的都是一些口水歌,而这首歌歌词就是古色古香,连编曲完全是传统的乐器,我担心听众未必能接受。”

    康回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说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必好,但是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拦着不要陈敏昊吃螃蟹吧。”

    罗天一认真思考几十秒,说道:“市场一定能接受的,即使观众现在不能懂这首歌的话,但是那又要什么关系呢?时间终会证明一切,我觉得陈敏昊美好得如同晨光星辰,夺目绚烂又安稳平淡。”

    康回用奇怪的眼神瞥了罗天一一眼,最后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