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类型 -> 唐门毒宗

5分快三|天天乐彩票|乐米彩票|5分赛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袁德妃走回到软塌前,慕君吾也从藏身的帐子后走了出来。x23us.com

    两人对视着,一时无言。

    几息之后,袁德妃搓了搓手指道:“这些年,我把你养在陈氏膝下,看似对你忌惮戒备,实际一直在默默地爱护着你。”

    “一个把自己的亲子送出去的人,也配说爱护?”

    “你知道我的真名与身份,总该知道我是什么出身吧?”

    慕君吾看着她并未说话,袁德妃昂起了脑袋:“我是孤儿,是被姥姥从死人堆里捡出来救活并养大的孩子,我的命是她给的,唐门就是我的家,我这一生都愿意为她和唐门效忠!”

    慕君吾闻言捏了拳头:“你的效忠包括与无爱之人结合,再把生下来的孩子送出去吗?”

    “没错!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袁德妃的眼泪霎时涌出:“我没想到怀胎十月,孩子落地啼哭出第一声时,我后悔了,可是我没有退路,没有选择,我得报恩啊!”

    “报恩?”慕君吾盯着她:“为了报恩,你就舍弃了自己的孩子?且不说这是多么的荒唐,我就问你的心是有多狠!你配做人母吗?”

    “骂吧!”袁德妃泪如雨下:“你使劲地骂吧,这是我的错,但我并不是不牵挂你兄长的安危,我就是怕他受委屈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孟知祥胁迫!”

    “胁迫?他胁迫你什么?”

    “还能是什么?就是要我先毒杀你父王,再毒杀长子希振而后将整个楚国变成孟家所控……”

    “你!”慕君吾挑眉:“父王是你杀的?”

    “不!”袁德妃摇晃着脑袋:“我做不到!我爱上了你的父王,他对我太好,对百姓太好,我下不了手,我不但没有杀他,我还拼命地护着他,他们下毒我就解毒,他们来暗杀我就全部毒死,总之我一直护着你父王直到他病死的那一天……”

    “你说他胁迫你。”

    “对,胁迫,孟知祥拿你兄长的性命逼我,可是他的儿子也在我手中,于是我和他讨价还价,终于达成了协议,只要他们不再乱来,让你父王能寿终正寝,我就一定会让他的儿子成为继任楚国的大王。”

    慕君吾眼珠子一转:“那大哥出家是……”

    袁德妃闭上了眼:“是我做的。万念俱灰地放弃并离开,总比死了好,至于你,让你躲进唐门也是我想出来的法子。”

    ……

    夜已深,彭府花厅里彭守着一桌子的菜肴,脸上已无之前的兴奋。

    “老爷。”管家入内,彭立时起身:“来了?”

    管家摇了摇头。

    彭失望落座:“去外面继续盯着。”

    管家应是出去守着,而彭阴郁着一张脸,他的心中十分不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乌云在将他笼罩。

    ……

    “你风头太盛,令孟知祥如临大敌,便早已设局要除掉你,免得他儿子坐不稳这王位。”袁德妃说着叹一口气:“既然形势不利,不如以退为进,你离开,或者假死后,他们就会忙着占楚,无暇顾你,你自然就安全……”

    “够了!我不想听你讲这些,我问你……我母妃是怎么死的?”

    母妃两个字让袁德妃眼里闪过痛色:“陈氏之死,乃孟知祥所做,他想引你出来,我当时怕你上当,不得不亲自去吊唁,因为我知道,举动反常你必有疑虑,才不会现身,所幸你未出现。”

    “听起来,你还真为我着想啊。”

    “我当然为你着想!要不然我为什么将他养废?又为何先除赵吉昌,再除诚王燕王?”

    “别惺惺作态了!”慕君吾冷笑道:“我不信这是你做的。”

    “随你吧!反正为了你能在民心所向之下取得王位,我用他的手帮你清除了所有的障碍,还让他身背恶名,失心离德。”袁德妃说着把手里的布块晃了晃:

    “就连它,也是我让你得到的!因为只有流言可不够,还得有一个取信天下的凭证!而有了它,你就可以檄文讨伐这个假子,然后顺理成章地上位。”

    “什么?”慕君吾难以置信地看着袁德妃:“尸骨也是你让我……”

    “你还记得赵富春吗?”

    慕君吾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曾是你父王的左膀右臂,但是他的族亲却被孟知祥控制,逼他给你父王下毒,他为了族亲的性命不得不动手,而我救你父亲他自然败露。”

    “所以他被父王下了牢狱?”

    “那是之后的事,当时我放了他,还帮他掩盖了过去,他感激我却苦于族亲性命受胁,我和他商讨对策时,他的族亲被孟知祥给杀了。为了复仇,他与我演戏,看似与我作对,被我迫害入牢,又被贬为粗使,其实却就此藏在了暗处,默默帮我。”

    “所以你刚才所说的种种,就是你们做的?”

    袁德妃笑了,笑得泪光闪闪:“对啊!我可是你娘,即使没把你养在膝下,也会为你谋算!这些年,我培植势力,俘获人心,布下一层又一层的网,为的就是让你有朝一日归来啊!”

    “可是……”慕君吾眼有疑惑:“檄文一出,你将和他一起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儿啊!我欠你的,我终要还你啊!我不能给你母爱,那我就给你应得的江山王权!至于死,我才不怕呢!自你父王去后,我是为了你们才活着的。”

    袁德妃说着张开手臂朝慕君吾迈步想要抱抱他,然而慕君吾却后退一步,这让袁德妃顿住,一脸伤色。

    “你讲得很动听,但可惜……”慕君吾表情冷冷地:“我不信。”

    袁德妃闻言尴尬地抬了抬双臂,而后垂下,伤痛又无奈道:“信不信由你,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既然清楚了这些事,可以走了!”

    “走?”

    “对啊,回去写檄文讨伐我与他,当你拥兵呐喊时,我必会和他一起引咎自尽还你这楚国王位。”袁德妃说完转身走去了佛龛前,默默矗立。

    慕君吾盯着袁德妃的背影,眼波内情绪几变,最终他叹了一口气:“我来,就是不想讨伐,不想楚国内乱。”

    袁德妃闻言震惊地回头看向慕君吾:“你不讨伐如何归来拿回王位?”

    慕君吾看向了马希声:“父王的遗诏不是写得很清楚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