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类型 -> 剑破九重界

极速飞车|幸运28|天天彩票|大发11选5|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张宣蒙看了三长老一眼,惭道:“没想到因我之事,给丐帮带来了大难。顶 点 X 23 U S”

    孙长老沉吟道:“帮主不要自责。阮老帮主为玄机所害,他乃是我们丐帮的仇人,纵是他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会找上他的头去。况我们丐帮早已不听他这个武林盟主的号令,早晚也会被他找上头来。这朱姑娘一事,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牛长老道:“孙长老说得不错,这只是一个借口。不过,在我们还未抓到他的把柄之前,还是不要与他翻脸得为是,最好能将此事胡弄过去。”

    张宣蒙点了点头,道:“牛长老说得对。不过那孩子已被无涯子带走,量他一个小孩儿家,如何是玄机等人的对手,早晚会被问出真象来。”

    孙长老道:“现在最要紧地便是将那孩子偷了出来,让玄机无所对证。纵是他再胆大妄为,料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找上丐帮的门来。”

    张宣蒙一怔,道:“将那孩子偷了出来?”

    孙长老道:“不错,现在惟一可行的法子便是将那孩子偷了出来。”

    张宣蒙道:“只怕玄机也料到了这点,如何偷得?”

    孙长老也知说得容易做得难,摇了摇头。

    张宣蒙低头沉思片刻,道:“三位长老,我倒是有一个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

    帮中遇到大事,向来都是三长老相商,然后再报与张宣蒙,张宣蒙很少有什么提议。此时三人见他居然想到了法子,俱各诧异,道:“请帮主示下。”

    张宣蒙笑道:“我的法子很简单,便是由我夜里前去偷那孩子,将他从玄机手里硬抢了过来。”

    孙长老三人一齐摇头道:“不可,此举万万不可。”

    张宣蒙脸上一红,道:“如何不可?”

    孙长老道:“他们正想抓你的把柄,你若前去,岂不正好给他们送去了证据?”

    张宣蒙道:“这个容易 ,我改变容貌,让他们认不出来便是。”

    孙长老笑道:“你虽能改变容貌,但你的武功却是无法改变,只要一出手,就会被认出。”

    张宣蒙皱起眉头道:“我若不去,别人前去,只怕人未救出,反把自己失陷进去,岂不是更加不妙。”

    周长老忽道:“我看不如给他们来一个火攻,一把火将他们的住所烧了,然后再来个火中取栗,混水摸鱼,大家齐去救火,帮主趁机将那孩子偷出。”

    孙长老与牛长老连声道:“此计大妙,大火一起,乱成一团,他们自顾不暇,偷人便容易得多了。”

    张宣蒙想到放火抢人,免不了要毁坏人家财物,说不定还会连累人命,心下大不以为然,但现在也无别法可想,只得点了点头。

    孙长老道:“放火之外,我还有一个连环计,更是让那玄机贼道动手不得。”

    张宣蒙与周、牛二长老齐道:“快请说来。”

    孙长老道:“咱们在混水摸鱼同时,再来个无中生有,借刀杀人。当然杀人是杀不了人,却可让玄机他们动手不得,偷人更加容易。”

    张宣蒙奇道:“如何无中生有,借刀杀人?”

    孙长老道:“我向与府台大人相熟,说来他还欠了我一份人情,咱们便向他求助一下,借他的兵马衙役一用,料来他不会不允。”

    张宣蒙更加奇怪,道:“又不是抓强盗,借他的兵马与衙役干什么用?”

    牛长老与周长老却同时抚掌道:“此计大妙,咱们便将他们当作强盗报于官府,让他们半夜前来拿人,我们再暗中放一把大火,将他们住处烧起,料来玄机再是大胆,也不敢公然与官家作对。大火一起,官兵衙役一冲,我们趁机进去救火,任玄机三头六臂,也分不开来。帮主于大火之中将那孩子救出,便容易的多。若是顺手再杀他们两人,更是大妙。强盗杀人,天经地义,官家更加相信了。”

    张宣蒙笑道:“果然妙计,便这么办,但人还是不要乱杀的好。孙长老你去报于官府。周长老、牛长老你们二人安排放火与救火事宜。今晚二更动手。”三长老听命离去。

    却说无涯子等人带着杨宝儿回到住处,将张宣蒙拒不承认与被丐帮毒箭威胁一事,报于玄机。玄机早料到张宣蒙不会承认,只是未想到丐帮早有准备,并训出一匹弓箭手,箭上喂有巨毒。

    玄机素来阴沉多谋,只在房中来回走了两圈,已想好对策。丐帮现在最急的便是从他们手中抢走那孩子,何不趁机诱出张宣蒙,让他不打自招?然后再虚与委蛇,带着这孩子离开洛阳,招齐各派高手,宣布张宣蒙与丐帮的罪行,名正言顺地前来讨罪。任是他张宣蒙武功通天,丐帮之中卧虎藏龙,也抵不住这天下的英雄。

    想通此节,心下得意,不再前去寻丐帮问罪,命人将杨宝儿带到自己室中细加盘问。

    岂知杨宝儿仍如夜间,坚不承认为张宣蒙所遣,玄机软硬兼施,审了半天,也未问出一个字来。只是从他的口风已猜出,他的师父是飞云洞主。

    晚间时分,玄机点上杨宝儿的穴道,将他衣服除了,放于自己所睡的床上。他却不睡,盘腿而坐,只等丐帮前来偷人。

    渐渐入夜,四下里静了下去,不久便听到更夫敲打二更的清脆梆音。玄机向外看了看,他住的是这家客栈的二楼,只见城内已无灯火。抬头看看天空,今天是三月十四,月亮本该明亮皎洁才是,可是一如昨夜,空中布满了乌云,连个星星都看不到。黑沉沉的暗夜,更是适宜夜行偷盗,暗自担心。

    他早已告诫过众人,今夜丐帮定来劫人,睡时醒着点。这家客栈总共三层,全被他包了下来。他左右两边住的乃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无涯子与刘长风,其余人分住在楼上与楼下。

    眼见二更过了,夜更深了,众人的眼皮越来越重,有的忍耐不住,已倒头睡下。

    玄机在屋中来回踱了数次,暗道:“难道他们不来劫这孩子了?”又盘腿坐在了床上,双眼微闭,潜引内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